【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之前楚辞在找到张永安的时候,张永安曾经告诉过楚辞,是有一个穿着黑袍人的男人主动找上他们的,这使得楚辞心中就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

如今这个救夏挽琴的人便是张永安给楚辞说的那个黑袍人!

“张永安给说的吧!”

“季景辰是救走的吧?”

“暴君,多日不见,还是和以前一样?”

“幻魔,好好的欧洲不待着,竟然跑华夏来,是嫌弃自己的命长了吗?”楚辞直接道出了对方的名字。

幻魔这两个字对于普通人来说,最多只能够带点玄幻色彩而已,但是在地下世界之中幻魔两个字代表着确实杀戮。

因为幻魔很少现身,但是他一旦出现在一个地方,那就代表着新一轮的屠杀开始。

幻魔就如同死神一样,就像是地狱之中的魔鬼一样,让无数人为之忌惮着。

同时幻魔也是曾经和楚辞一起争夺过磁欧石的人物。

能够和楚辞争夺磁欧石,可想而知,对方的实力如何。

纸小兔青春出游俏丽可人

“暴君,磁欧石不属于们华夏!”幻魔冷冷的说道:“将磁欧石给我,我立即离开,而且我答应替办三件事情!”

幻魔这个人虽然嗜血好杀,但是一旦他答应别人的事情,也绝对会去兑现。

“那先替我办一件事情!”

“说?”

“先自杀!”

“暴君,……”

“这点都做不到,可见没有丝毫的诚心!”

幻魔的心头立即涌现了一股无法掩饰的怒意,那怒意就像是火山为之喷发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楚辞这明显是在耍他,是根本没有将磁欧石给他的意思。

“暴君,看来需要我自己动手去拿了!”幻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给慢慢的压下!

“那就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幻魔冷哼一声:“会看到的!”

话音落下,幻魔的右手一挥,只见八道黑色的身影就仿佛是从地底钻出来的一样,嗖的一下出现在了楚辞的四周,并且将其给包围在了其中。

这八个人全部穿着一样的黑衣,同时脸色被一块黑布给蒙着,双眸之中更是闪烁着阵阵阴沉的杀意!

“真是没有想到竟然把自己座下的八大杀神都给带出来了!”

楚辞对幻魔的了解,要绝对超过许多人,毕竟楚辞是地下世界的无冕之王,而且和幻魔也不止打过一次交道。

就比如说幻魔手下的八大杀神,那完全都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经历过无数的厮杀,可谓是身经百战。

“对付,我若是不拿出自己最强的人,岂不是对太不尊敬了。”

“有点道理。”楚辞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我觉得,这八大杀神需要换一批人了!”

话音落下,楚辞的双眸中立即闪过一道杀意,接着手中的利剑便迅速的挥出!

“青莲灭世!”

下一刻,楚辞手中的利剑之上立即射出了一道青色的光芒。

青色的光芒很是刺眼,同时又如同地狱之中的鬼火一样,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唰!”

随即,楚辞手中的利剑迅速的为之挥斩而出。

剑芒呼啸而出,如同一头洪水猛兽一样,带着一股吞噬之意,立即朝着四周而去。

幻魔在看到这一幕后,脸色顿时大变。

当初,在争夺磁欧石的时候,楚辞就是施展的这一招,使得他们所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这才给了楚辞逃跑的机会。

如今这个混蛋一上来就是这一招,他这完全是没有打算磨叽啊,完全就是想要速战速决。

事实上楚辞也正是这样想的,楚辞是真的没有打算和幻魔在这里磨叽什么。

毕竟两人又不是朋友,有什么好磨叽的,而且这里是大马路,虽然这条马路所经过的人和车辆并不多,但却不代表没有人经过,所以楚辞觉得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以免出现什么变故。

剑芒涌现,就像是沙漠之中忽然卷起的狂暴龙卷风,又像是平静的海面之上忽然掀起的万丈海浪为之侵袭而来,要将海面上的船只全部都给掀翻,让其葬身在大海之中一样。

幻魔手下的八大杀神在看到这一幕后,眸子之中瞬间射出一道冷冽之色,随即八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将手中的利刃给挥出,欲要阻挡可怕的剑芒!

“轰隆隆……”

一时间,一道道如同闷雷一般的沉闷响声立即在四周为之响起。

青色的剑芒仿佛能够吞噬一切一样,只见将幻魔手下这八大杀神所劈斩而出的一切全部都给吞噬,并且依旧带着一股势如破竹之势朝着对方呼啸的涌去。

“噗嗤!”

“噗嗤!”

一道道沉闷的响声骤然响起,接着只见这八个人仿佛遭遇到了绞肉机的绞杀一般,直接化作了一滩肉泥!

顿时,沉闷的杀意和浓厚的血腥之色在这一刻交织在一起,使得四周的杀意,变得有些萧瑟了起来。

幻魔身后的夏挽琴在看到这一幕后,心头猛的一颤,在看向楚辞的目光之中满是恐惧。

他……他怎么会如此的可怕,竟然一招就将幻魔手下的八大杀神给斩杀了。

恐怕就算是换成幻魔本人也不可能做到吧?

那这不是说,幻魔如果对上楚辞,也是九死一生?

一时间,夏挽琴的内心中开始萌生了退意。

楚辞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的让她再也提不起一丝的战意来。

现在的夏挽琴只想要走,走的越远越好。

“暴君,真是没有想到,的实力竟然又得到了提升!”

“难道不知道在华夏有句话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吗?”

“是磁欧石的缘故吧?”

“这就需要去问问阎王爷了!”

说着楚辞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不对,们西方叫撒旦,应该问问撒旦!”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要是死在华夏,应该是阎王爷接受吧,撒旦的手应该没有那么长吧?”

这一刻,在楚辞的眼中,幻魔仿佛已经就是一个死人了似的,他完全没有将幻魔给放在眼中。

面对楚辞这幅嚣张而又蔑视的样子,幻魔的双拳慢慢的攥在了一起:“暴君,得意的太早了!”

Recent Posts

Tag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