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乎忍不住怒意了,不过,看她气色灰败的模样,知晓她活不过几年了,也就忍住了这口气。

冷笑一声,我回答说:“这又有什么好问的?降头这种玩意儿,很难凭空施法,大多需要降术引子做媒介,乃是附加了降术法力的物件。”

“可以是任何东西,固态液态气态皆可。不过,今儿是婚宴,想要给所有与会宾客下引子,只需要在酒菜中放入炼制好的东西即可,这有什么难的,不过,为何熊霹雳……?”

我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因为,想起熊霹雳豪迈饮酒、大口吃肉的场面了,就觉着自己的猜测不太靠谱。

如果降术引子放入酒菜之中,为何熊霹雳没被扯进噩梦之中呢?

我对梦降术很是陌生,对降头也大多是耳闻,此刻真的有点发懵。

“度老弟,还真是聪慧,没错,炼制好的降术引子就是放在了酒菜之中。那个师兄熊霹雳,我要是没有猜错,他不是生人吧?可能是厉害的可以拟形成活人还让人看不出来的超级鬼物,亦或者是一只妖怪?”

“这些非人类的家伙,灵魂组成方式和人类不太一样,有细微差别,但就是因为这点差别,只针对人类灵魂的降术引子就变成了摆设,所以,熊霹雳不会被拽进梦境之中。”

红姐打开天窗说亮话,倒是让我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隐秘。

“原来如此!红姐,实不相瞒,熊霹雳确实不是生人,至于他的来历,我就不多说了。”

我哈哈一笑,搞明白了让人费解的难题。

“姜度,我很是后悔邀请来参加小奇的婚礼,要是没将卷入其中,此刻,我已经可以收割成果了。贪婪害了我啊,不,只能说天意如此,如之奈何?”

傻傻的笑容 纯情的爱

红姐唏嘘起来。

“贪婪?什么意思?红姐,已经落到这般地步了,直说可好?”

我脸上神色凝重起来。

“第一次见,是在刘老先生的家中,当时,我就发现与众不同,和交谈的过程中,乘机取来了的一根头发,依此做法卜算,结果非常恐怖,因为,本来非常普通的运数,不知为何有了天大的转变。”

“简而言之,我竟然卜算不清楚。这代表两种结果,一,运势变的势不可挡无比强大,未来可以通天。二,运势超级凶险,随时会死。”

所以,那天开始我就留意着了,虽然算不清的运势为何变化莫测?但却知道不是常人。想要知道属于哪一种运势?很简单,等一段时间,看会不会死?死不了,就说明是未来运势通天的大人物。反之,若是很快就死翘翘了,那就是第二种超级凶险运势。”

红姐忽然谈到这方面去,我楞在那里,有些不解,但没有插话,因为,我知道她不会无的放矢,一定是想要说明些什么。

“第二次见,就是登门道歉那天了。我大吃一惊,因为,运势中最接近的那场的凶险难关,竟然渡过了?而本身的运势走向似乎也明朗起来,那时候,我就见猎心喜了,这等强大的运势若是能被掠夺三分之一过来,收获可不要太大了!”

红姐说出这番话来。

我的眼睛猛地瞪圆了,盯着红姐,阴沉的问:“说什么,掠夺运势?”

秦筷在一旁张大了嘴巴,颤着声说:“毒妇,怪不得在那日出发之前就鼓动我邀请度真人参加婚宴,原来,早有盯着他了,其实已经预料到姜度运势变强的结果了吧?”

红姐冷笑一声,缓缓点头,转过来看向我,轻声说:“就是要掠夺运势,不但要掠夺的三分之一运势,也要掠夺与会众人的三分之一运势,更要祭献我和秦家上下的运势于其中。”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场噩梦,其实就是在掠夺运势。

凡是死在其中的人,确实会清醒过来,看起来无恙,但其实,他的三分之一运势已经被魑魅控制着的噩梦给掠夺走了。我要是没有奋力反抗到底的话,浑浑噩噩之中,运势将跌落到原来的三分之二。

“可恶!”我大骂了一声。

“好阴毒的手段,原来,觊觎我那看不清走势的奇异运势,想要掠夺,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报应啊,真是报应!最后一个问题,掠夺这么多人的运势,要成全谁?自己还是秦虚奇?亦或者是巫小千?”

红姐苦笑一声,幽幽的说:“姜度,觉着我这样的人,会为谁舍去自家的三分之一运势?”

我的眼瞳缩紧了,狞声说:“秦虚奇?”

是了,只能是去成全秦虚奇,那是她的儿子,也是她舍得性命帮助的人,其他的人,不足以让她如此的拼命。

此术凶险非常,一旦失败,就是寿元大减的反噬结果,红姐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小奇没有修行资质,练武根骨只是中等,身为降头师,我看在眼中急在心头,如是,违背法师宗旨,欲要为小奇逆天改命。”

“只要这次的梦降术成功,吸收了这么多人的运势之后,小奇的根骨会升为超等级别,不管是修行根骨还是练武体质,都将一飞冲天!未来,甚至会能在方外扬名立万!更不要说强化了数倍的灵魂,简直就是化茧成蝶!”

“我和秦家人自然也要豁出性命的去帮他,所以,我将自身和秦家人,甚至小千和谷裳她们都摄入梦境之中……。”

“可惜,功亏一篑不说,还白白的为做了嫁衣,我恨啊!”

红姐眼睛冒火的盯着我,嫉恨的似乎要撕碎天穹。

“说什么,嫁衣?”

我吃惊的站起来,脑中回闪噩梦空间崩碎之时所看到的最后一幕。

当时,紫色光流于四面八方而来,冲进体内,拗断筋骨,重新对接、打造……。

我本以为只是幻觉、幻视,此刻才弄懂,感情,那一场大型梦魇所掠夺来的众人运势,统统灌注到我的身上,无意之中,斗转星移,我成了最终的受益者。

Recent Posts

Tag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