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寻你听我说,刚才我以神识探查,发现他的心脏处根植着一道非比寻常的寒意,已然超出了我等理解的范畴,达到了意境之地。而通常拥有这种意境修为的高人,最少也要有归灵境的修为,且不是所有人都能领悟到的,雷叔真的无能为力。”

雷江不停地摇着头,面带苦涩的说道,末了还补充了一句:

“他应该是在幼时受过归灵修士的攻击,而后被人强行续命活到现在的。”

原来,青云的体寒之症乃是心脏处蕴含一道归灵境界的寒意所致。

听到雷江这么说,姚梦寻的心里如堕深渊,拥有意境的修士,无不是成名于修真界的绝顶高手,除非立马将青云送到她父亲手中或许还有一丝生机,不然现在光凭他们根本无计可施。

“难道,难道小云儿,咱们才刚认识,就要阴阳两隔了嘛,小云儿!咱们还没有到过仙剑派呢!小云儿,你还不知道孟姐姐的真名呢!小云儿!”

姚梦寻心中的悲伤化作珍珠般的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了青云的身上,刚滴落下来,便化作了冰晶,一颗一颗,就像那破碎的心。

不过这时,雷江却又突然发声了:

“梦寻,青云的情况也并不是如此恶劣。”

此言一出,姚梦寻立马停止了哭泣,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雷江,迫切想知道雷江的下文,只见雷江轻叹一声,略显犹豫地说道:

“在青云的心脏处不只有一道寒意在消磨他的生命力,还有另外两道柔和的灵力在保护着他的心脏。只是那道寒意扎根很深,仿若虬结在青云的魂魄中般极难根除,所以两股力量就这么一直僵持着。”

看着眼中仍旧噙着泪水的姚梦寻,雷江心中不忍,继续说道:

烈日姐妹花

“那道霸道的寒意以青云的生机为养料,不断地增强自身的力量,而另外两道柔和的灵力却在不断减少。据我观察,它们并不以青云的生命力做补充,应该是此消彼长之下时间一长,便敌不过那道寒意了。”

悟性极高的姚梦寻立马猜出了雷江话中的含义,脱口便道:

“那雷叔你的意思是,只要想办法补充那两道灵力的力量,便可以让他们压制寒意了是吗?”

在得到雷江的点头后,姚梦寻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调动起了身的灵力。

“那由我来为青云输送灵力!”

可刚起手,雷江却立马拉住了她的胳膊,喝道:

“住手,梦寻,那两道灵力并不是一般的力量,那是本命真元!”

听到本命真元这四个字,姚梦寻的纤手微微一顿,柳眉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修士的本命真元何其珍贵,消耗哪怕一丝,就算用尽无数天材地宝能否补回也未尝得知,故而雷江不得不立即制止住了姚梦寻的动作,嘴上说道:

“而且据我刚才观察,那两股本命真元里至少有一股也是归灵境,深不可测。另一股的力量至少也是御风圆满境界,比我还强上不少,由你出手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其实他并不想把关于青云身体的情况说给姚梦寻听,因为他太了解自家小姐的性格,且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也很清楚姚梦寻对于青云那种特别的态度。

正如雷江所预料的,姚梦寻根本就不听他的劝告,只是一顿,便挣脱了雷江的钳制,一双纤手按在了青云的胸口,疯狂地调动了她本就不多的本命真元,拼了命地朝着青云的心脏输送过去。

雷江见状无奈的摇摇头,苦笑一声以轻柔的掌力隔开了姚梦寻和青云,而后将自己的粗壮的大手按在了青云的胸口,对着自家小姐说道:

“梦寻,雷叔已经老了,自从受过伤,修为便再也无法精进,已经是个废人了,能蒙姚老大不弃,照顾你的安已然非常幸运。雷叔看着你从小长大,怎能让你白白耗费本命真元,影响你的未来呢?”

说着他不顾姚梦寻拼命的反抗,赶紧加大了输送,他怕万一那两股灵力随时会被寒意消磨殆尽,那青云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而且,他更加不想看到自己待入亲女的姚梦寻伤心欲绝。

不过就在他的神识刚接触到两股灵力的瞬间,它们竟然倏地抵抗住了雷江的本命真元。

无论雷江如何尝试,它们仿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宁可被寒意耗尽,也不愿意接纳新的力量,仿佛护犊般在保护青云。

在尝试多次无果之后,雷江终于收回了手,一脸无奈的摇着头:

“哎,不行,那两股灵力虽弱,但是不知为何一直在抵触我的本命真元,况且是归灵境界的灵力,我怕一旦用强,以青云的凡人之身会无法承受灵力的碰撞。”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嘛?”

此时的姚梦寻已经停止了哭泣,但难以言喻的伤感,还是从她变得沙哑的声音中流露出来出来。

“我们已经尽力了梦寻,现在只希望青云早些解脱,来生能投个好人家。”

雷江也是一脸惆怅地看着已经渐渐昏迷的青云,心里难受不已,他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中还很喜欢这凡人小子的。

他不仅长相俊秀,温文尔雅,而且天资聪颖,一看就是个修炼的好苗子,若不是身体抱恙,跟自家小姐也能算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只可惜天妒英才,哎。

就在他稍有分神之际,雷江只感觉整个屋子的氛围突然发生了某些不一样的变化,而后灵气便停止了流动,仿若隔绝于世般独成一方天地。

片刻的功夫,聚灵阵竟然毫无征兆的停止了运转,而他自身的灵力也仿佛穿上了一层厚重的棉衣,根本无法外放,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

“梦寻!你这是干什么!快停下,快将魔生令撤去!”

惊悚的雷江赫然发现,莫说是整个空间,连他整个人都被禁锢了,除了能够思考之外,他连话多受不了,甚至连时间流逝的感觉都开始慢慢变得模糊。

原来,作为魔生门现任门主亲女的姚梦寻,在知晓雷江已经放弃救治青云以后,激发了其父赐予她防身的门派至宝,也是掌门之令,天下间少有的能与麒麟牙齐名的绝顶宝物。

魔生令!

只见两块形状相似却又不尽相同,如若阴阳鱼般一黑一白的两块玉石,正不停在姚梦寻周身旋转。

紧接着,两块玉石在转动了数圈之后又拼接在了一起,缓缓悬浮在雷江的头上,垂下一道道瀑布般的神光。

此宝一出,屋中的温度似乎是有所回升,也不再显得那么寒冷,正如雷江神识中所感觉到的,这一方天地,已然被隔绝。

“雷叔,对不起,梦寻实属无奈才出此下策趁人之危,以我的修为御使魔生令不会伤害到你的,请雷叔放心,待梦寻输送些本命真元做最后的尝试,若是无功,自当撤去。”

罕见的,姚梦寻脸上也露出一抹狠辣之色,由于受神秘莫测的魔生令影响,堂堂御风境修为的大修士雷江,竟然被定格在青云的身边,双目中满是焦躁和担忧。

确实,雷江担心的不是魔生令,因为这种先天灵宝在姚梦寻手中发挥不出太大的攻击作用,也坚持不了许久,平日里只做她的护身法宝。

他更担心的却是以魔生令制住自己的姚梦寻,会不惜性命地为青云输送本命真元。

更可怕的是,姚梦寻年龄尚幼境界不高,真元流逝还有一丝机会补回,可万一被青云体内的那两股力量给击伤,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雷江口不能言,焦急地等待中,姚梦寻凄然一笑,苦涩中带着一丝丝的甜蜜,犹如半熟的青果,而后自顾自的开口道:

“在梦寻心里,救下小云儿本就没那么多的考虑,自从遇上这个有些傻,有些天真的少年以后,我就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假使或者选择的余地,一切,但凭本心。”

姚梦寻不顾雷江那想要吃人的反对目光,慢慢扯开了青云胸口的衣襟,待露出他瘦弱的胸膛之时,一个犬牙形的琥珀坠子便映入她的眼帘。

不过时间紧迫,姚梦寻没有多想,快速的双手结印,而后将青葱玉手轻柔地按在了青云的胸膛,寒霜顿时随之而来,让她本就白皙的手掌显得更加地晶莹。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只见一道如水般清澈的白光从姚梦寻的掌间渗出。

虽说是光,但它的速度却极为缓慢,而且这道光每流出一寸,姚梦寻的额头上便会多出多出不少汗水,她的表情也变得痛苦起来。

雷江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小姐虽然已经修行至下三阶,也就是身之三阶的顶端,元化境,在小辈当中算得上是高手。

但即使如此,因为修行时日太短,她的本命真元依旧犹如幼苗一样孱弱,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

如此竭泽而渔般地抽出自身的本命真元,和可能会影响她日后的修炼,甚至还会伤及她的五脏六腑乃至性命!

自己真不该草草放弃对青云的施救,若是再尝试久一点,兴许小姐也会死心,更不应该提那劳什子的本命真元!

Recent Posts

Tag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