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长矛化作云中大鹏射入云空,又从空中演化出一道全新的火纹来。

“第九百九十五道!没想到火镜中还有火纹!”一道道目光集中在这个被淡忘了的少年身上,刚才所有人都认定结束了,火镜中火纹全部领悟,可如今楚岩一挥手,又出现一道崭新的火纹。

“没有了?”楚岩冷蔑的看向姜堰,姜堰脸色一僵,他刚才可是笃定的言火镜中再无一道火纹,可如今楚岩所为,无疑是在打他的脸。

陈景天在远处满意的抚须一笑,在陈景天身旁还有几名离火学院的长老也是如此,他们可是知道火镜中有一千道火纹的,但后十道却十分难寻找,需要层层突破,解阵,方才能够领悟。

“没想到竟还有一道,疏忽了。”姜堰终究是大家之后,礼数不会丢,所以很快便恢复平静的一笑:“这最后一道了。”

“哼,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找出了这最后一道火纹,然而却因此炫耀,真不愧是卑劣星辰之人。”落羽在一旁冷哼声。

“唰!”楚岩也不争辩,一言不发,只见大手又是一挥,只见火镜上的边缘出现一火龙盘卧,终是又幻化成一火纹之阵,如四方阵眼,镇守四方。

在这时看台上所有人都安静了,姜堰、落羽的笑容也顿时僵固在原地。

“运气不错?最后一道?”楚岩可笑的看向落羽。所有人不是傻子,先前姜堰、落羽两人可以说是大放光彩,并且放出豪言,一言断定火镜中再无一道火纹,然而楚岩却又找出一道。

可对此姜堰依旧笃定这是最后一道,落羽更讽刺楚岩是运气不错,可如今呢?楚岩,运气不错?

“哼!”落羽捏紧拳,然而楚岩似乎并不准备这样作罢。

浅绿针织衫的妹纸文艺清纯可爱迷人

“现在还有机会,我问,说这是最后一道吗?”

“我……”落羽欲言又止,他怕了,真的不敢再说了,现在已经够丢人了,但他死死的盯着火镜,在火镜内却是感受到不在任何的一道火纹。

“不是一直很自信么?还有,姜堰,不是断言这火镜中再无一道火纹吗?我运气不错?”楚岩环视两人,眼底尽是讽刺:“们领悟不到,便认定别人也领悟不出,是最后一道。先前霓裳便给过们警告,们却不知进退,我问们,打脸么?”

楚岩的声音尽是羞辱,姜堰和落羽脸色都僵固了,但却无言反驳。

“我不信,还能领悟出一道!”落羽发出一声低吼。

“不信?我何须信?”楚岩阴翳到了极致,柳青之仇,落羽必须付出代价,今日,便是讨债之日,在这时楚岩大手一挥,火镜再次闪烁,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又是一道全新的火纹。

九百九十三道火纹时,落羽言没有火纹了,陈霓裳领悟一道,姜堰言火镜之中再无一道火纹。

但如何?楚岩如今连续领悟三道,九百九十七道,无限接近一千。

落羽说,他不信,楚岩还能能找出一道,楚岩说,我何须信?

“痛快啊!”胖子在台下激动道,看向杜美玲:“怎么样,现在相信我老大的厉害了吧?当初考核,他就是不愿意争,不然什么姜堰、落羽,只有玩泥巴的份。”

杜美玲灿烂的笑了,她心中竟是有一点小激动。

“姜家、落家,自诩火纹世家。姜堰、落羽,又自诩天骄,将来的火纹大师?然而,我今日且问们,火纹大师?们配么?”楚岩可笑的看向姜堰,这一刻不光是姜堰两人。姜落两大家也是气愤至极,但却没有办法,如今这是比试,任由他们再恨,但却不能出手。

最关键的是他们不占理啊。

“这便是们培养的后人?”姜家老祖冷哼声,姜堰的父亲心中一惊,但却无言狡辩。

最¤h新p章z节t上%酷匠网t◇

姜家老祖也没再说话,而是死死的凝视楚岩,他原本要杀楚岩的心并不浓重,但今日看见楚岩的天赋以后,他杀意更胜。

这样的人,若不能成为朋友,还是扼杀在摇篮里的好。

落家落天涯眼眸中尽是杀光,在这时突然开口:“楚岩,领悟力确实不凡,但如今只是第一项测试,火纹比的可不光是领悟力,别忘记了,真正的火纹之力在于刻画。修行一途,本就是不骄不纵,如今在这一项虽取胜,但却嚣张无比,以别人的身份来抬高自己,心性不佳,我言这一生在火纹之路上定无大成就。”

“可笑之极,不骄不纵,那要分人。而落家人,配不上我敬。倒是好生可笑,若不服,大可直接滚上来比试一下,如若不敢,就别在这和我倚老卖老,还没资格说教我。于我看来,虽年长我几分,但也不过是一个……老杂种!”楚岩讽刺的看向落天涯,所有人都是一怔,楚岩竟直接开口骂落天涯老杂种?

“……”

“落天涯,昔日柳家之仇,我楚岩铭记

在心,此生我若不诛,枉为人!”楚岩断然开口,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柳家之仇在古妖东部并不是秘密,所有人都知道,但却没人料到,楚岩竟敢如此狂傲,今日当着所有人的面暴露杀机。

落天涯气坏了,脸色涨红,他自从成名以后,还从未被人这般羞辱过。

“好一个狂妄之子,虽然以我身份对出手并不合适,算是欺,但即便如此,今日我依旧要领悟一下,看在火纹上能有几分造诣!”落天涯大臂一震,直接飞上高台,随即间他手臂一震,只见火镜上顿时又有两道火纹冲天而起,令所有人一惊,九百九十九道,三九极数。

火镜之中,如今已出现了九百九十九道火纹?

传闻近千,如今,无限接近。

“不愧是落天涯,成名已久,他这一挥手,恐怕将火镜内全部火纹找出了!”

“火镜中火纹近千,如今九百九十九道,可还能再有一道?”所有人激动起来,没人料到,今日比试,竟会演变成这样一幕。

落天涯看向楚岩:“如今已是九百九十九道火纹,这火镜乃是古老至宝,传闻近千火纹,但却没有人知道,他其实一共有一千道火纹,但那一道,却永远非这种鼠辈能够找出来的!”

“唰!”落天涯又一挥手,又是一道火纹,整整一千道,火镜圆满,晴空之上仿佛有火云燃烧。

“如今,火镜圆满!”落天涯傲然道,世人震惊,原来火镜之中共有一千道火纹,称之为圆满吗?落天涯一出手,便找出了所有火纹?

尽管落天涯成名已久,可依旧令世人震撼。

离火学院一方的长老不少站起身来,一千道火纹,连他们一些人都难以领悟出来。

“火镜圆满了啊。”有一名长老道。

“火镜?圆满?”楚岩突然冷笑声,随即咚的踏出一步,所有人看见这一幕都微微一惊,想不通楚岩要做什么,如今火镜不是圆满了吗?

楚岩一步步朝火镜走去,一步一阵法,只见火镜上的千道火纹阵竟随之悬浮起来,一个个的从镜子内飞出,仿佛刻印在了镜子上一般,而就在这时,楚岩大手一挥,千道火纹阵为之臣服,瞬间开始有规律的排列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惊住了,这一幕太过突然了,一千道火纹阵从火镜中飞跃而出?

落天涯看见这一幕双眼微凝,离火学院的长老更是惊然起身,他们从未见过火镜如此过,这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力量,让所有人为之动摇的一幕。

“一千道?视为圆满?落天涯,也不过如此!”在这时楚岩转身,他戏谑的看向落天涯,顿时令落天涯心中不安起来,他下意识的急速退后,可惜晚了,只见千道火纹阵形成,幻化成一崭新的火纹阵。

这一道火纹阵,是由一千道火纹刻画,以火镜为阵眼而成。

视为:一千零一道!

“怎么可能!”落天涯面庞一僵,心中生怒。所有人在这时也可悲的看向落天涯,今日,他丢人丢大了,而且纯属是自取其辱。

他本是成名之人,又年长楚岩,出手本就不合适,若是出手镇压也就罢了,但却反而被楚岩胜了一头。

离火学院的所有长老亦是如此,楚岩从火镜中领悟出了第一千零一道,他们也没有领悟出的一道。

在这一刻,陈景天老眼闪烁起精光来,仿佛发现了什么瑰宝一般,若是楚岩此时看见,定会吓一跳,以为这老家伙对自己不怀好意呢。

“此子,可造之才啊。”陈景天简单一言,但对楚岩的评价却很高。

今日,可以说楚岩是瞩目了,万千光辉于一人,领悟火镜一千零一道火纹,幻化火纹大阵,所有人都呆住了,在这时认真的看向楚岩。

在场的皆是一些名流,他们不是傻子,楚岩虽只展现出了领悟之力,可如此领悟,他日在火纹上的成就断然不低。

在这时,妖山门、天妖峰之人也开始注意楚岩了,妖山门一名长老淡淡道:“此子很不错,若是可以的话,考虑将他拉拢过来!”

“是!”有着一名弟子答应声。

楚岩在这时看向落天涯,杀意现,他终是动手了,在无声之处,发出一道惊雷之声,咚的踏出一步,天穹上的一千道火纹阵幻化大鹏羽翼。

“落天涯,该还债了!今日,便是的死期!”

Recent Posts

Tag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