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芒刺听得轻呼一声,想不到父亲对凌道子两人的评价竟已达到如此程度,那岂不是比自己预料的还要高得多?

芒流叹道:“关于美食,在我们美食星群已经发展了无比悠久的时间,可以说已经发展到了顶点!无论是美食,还是对美食的点评也可以说已发展到了顶点,在这个基础上,想要更进一步是难上加难!你看现在网络上那些所谓的美食大咖达人,能有几个能真正令人叹服的?他们的作品和点评越来越趋于同质化,互相抄袭,没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在他们看来,也许关于美食的一切能制作出来的已经都做出来了,能点评到的也都已点评到了,自己只需要在前人的基础上来个大杂烩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大咖达人…”

“父亲言之有理!现在对各种美食的做法和点评似乎越来越趋于同质化,条条框框化,如果不是按美食星群的做法和点评的角度来说的话,就是反传统,反正义,自甘堕落!”芒刺若有所思地说道。

“所以,敢于推陈出新,发表新颖看法的人是越来越少,思想僵化,囿于牢笼,自我设限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只怕美食星群也就只能这样了…”芒流叹道。

“那么,凌道子的什么说法让父亲觉得有所不同呢?”芒刺问道。

“他对食材的研究程度,比起对美食本身要更加深入!这个角度有些特别!”芒流思索道。

“哦?有何特别之处?”芒刺奇道。

“一般来说,人们在面对一道美食的时候,首先会赞美的往往都是美食的色香味型,再就是厨道大师的精湛道意,至于食材本身几乎都是被忽略掉的,在人们看来,真正化腐朽为神奇的是厨道大师本身,在他的巧手和道意之下,哪怕是再廉价再普通的食材,也会摇身一变,成为顶级的美食!这一点在美食星群传统的角度来看是极为推崇的,人们也非常相信这一点,许多厨道之人更是对此推崇备至,将此奉为圭臬去追求,希望自己也能达到如此境界!”芒流说道。

“确实如此!同样一棵菜,在一名普通人手中做出来,和在一名厨道大师手中做出来,其价值可以相差万倍以上!”芒刺赞同道。

“从道意的角度来看,这种情况无可厚非,但是,我最近琢磨凌道子的说法,却有了新的发现!”

“什么发现?!”芒刺急问。

“同样一棵菜,但来自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节,其价值也是可以相差千百倍到千万倍的!”芒流得意地说道。

清秀紧致美女芦苇丛中写真图片

“这…”芒刺一怔。

芒流解释道:“在老毛的红烧肉中,凌道子着重指出了各种食材的来源地点,在富余的馄饨汤中,凌道子着重指出了刀鱼和荠菜的时节,这些看似是在炫耀他的博识,但细细一想,就可以发现他的说法很有道理,不同地点,不同时节对食材的影响极大,人们吃惯了人工养殖和种植的食材之后,慢慢就会忘了食材本身的鲜和质与它的产地和时节有极大关系!而厨道之人看似每天都在研究食材,但他们研究更多的是一些人工养殖和种植的食材,这已经脱离了食材的本质,你说他们的厨道真的能达到很高程度吗?”

“天哪!!!父亲说的太对了!如果这些厨道之人研究的都是人工养殖和不当时令的食材,那他们似乎已经走偏了研究发展的方向,因为他们研究的基础已经出现了问题!”芒刺惊叫一声,眼中精光狂闪,显然收获不浅!

“哈哈,所以凌道子的观点实际上蕴藏着厨道的基本道理,这一点只有真正的厨道大师才能领悟出来,你看看,为什么波波夫会为他站台?邀请他去吃免费的天鲟鱼子酱?你只要看看波波夫现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众所周知,他就住在雾松湖附近,而天鲟就出产于雾松湖,天时地利人和他均占了,天鲟鱼子酱能不好吃吗?在别的地方,不同的时节做出来的鱼子酱肯定不可能达到他那一份的效果对不对?”芒流大声说道。

“波波夫看来已经领悟了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选择驻守在雾松湖附近,等到时节来临,他就动手制作鱼子酱!的确如父亲所言,他天时地利人和均占,那份天鲟鱼子酱才是真正的霸绝天下!”芒刺叹服道。

芒流点点头,说道:“波波夫从凌道子的直播中应该是找到了知音,所以他会约他们二人去吃免费的天鲟鱼子酱绝非因为看中他们的美色而一时冲动!”

芒刺闻言,又想起自己一开始的观点,于是说道:“父亲,既然你对凌道子两人的评价如此之高,那么是否可以说他们是天才呢?”

“天才?能够被波波夫和我肯定之人,还能不是天才吗?”

“既然是天才,孩儿以前也听父亲说过,天才是不论年纪的,有的人小小年纪就已经天才逼人,比起许多痴长年岁之人要厉害得多!”芒刺说道。

“不错…”

“如果说凌道子两人现在是天才,千年之前应该也是天才!那么他们也有可能做到之前那个所谓藤信网凌道子之事吧?”芒刺顺着这个逻辑说下来,让芒流听得为之一愣!

因为芒刺是用芒流的矛来攻芒流的盾,让他觉得无话可说…

“这个…话虽如此,但也要考虑到他们两人在千年之前也不过才一百多岁,区区一百多年的时光,能让他们得到多大的能力呢?”芒流说道。

“父亲这就有些自我设限了!我们看到的虽然只是他们两个人,但是,之前我们不是分析过了吗?那是一股无比庞大的势力,也许他们只是这股势力的代表而已,他们出谋划策,背后还有大能之人在出力…”芒刺说道。

“嗯?你这个看法倒是有理!若说一千年前嘛,他们的修为境界不可能达到很高程度,但是,智慧这东西与修为境界不同,有的时候纯属天生,如果他们一生下来就非常聪明,那么有一百多年的时光,智力也可以达到较高的程度,要想出那样一条计策来对付那三支舰队也不是不可能…”芒流沉吟道。

芒刺一听不禁有些兴奋了,大声道:“必是如此!你看在那两支舰队你追我逐的同时就一直伴随着假冒崔西的凌道子,而当他们又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又出现了凌道子,这世上如此巧合的事情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发生…如果说一千年前的因是凌道子造成的,那么一千年后他们的恩怨了结,会不会也是凌道子促成的呢?”

“你可以这样想,但必须拿出证据!如果没有证据,那一切都只是臆想罢了!”芒流哼道。

“证据?这个…”芒刺微怔。

父亲说的不错,自己要怎么想都成,但如果没有证据支持,那就没有什么意义,说不定还会成为一个笑话!

证据要从哪里来?

只听芒流续道:“一般来说,要破解一个案件,破案之人都是从证据入手去推演出结果,但你现在却是先臆想出一个当事人,然后去寻找证据,这种情况极为容易出问题!”

“会出什么问题?”芒刺连忙问道。

“当你对一个人有成见的时候,比如你认为他可能是一个小偷,那么无论此人做什么事,讲什么话,你都会觉得他就是一个小偷,因为他是小偷才会做这样的事,讲这样的话,相反,当你认为他不可能是一个小偷的时候,你再看他做同样的事,讲同样的话,你都会觉得他就不是一个小偷,因为他不是小偷才会做这样的事,讲这样的话!”芒流说道。

“这…”芒刺不禁又是一怔,感觉父亲之言颇有深意。

“当你脑子里认定就是现在的凌道子主导了千年前那个事件之后,你会觉得他的出现绝非偶然,甚至就是专门为此而出现,他点评老毛的红烧肉,是因为福奇和蓬佩奥等人也去那里吃红烧肉,他点评富余的馄饨汤也是因为京南方和红头鬼之人会来我们芒氏集团总部作客吃到刀鱼…你甚至会认为我们能抓到福奇也是因为他的帮忙,比如在我们与京南方舰队签订和解协议之后,当时失去了福奇舰队的位置,但却突然爆出巨响,并出现了飞行轨迹,我们沿着轨迹飞过去时就碰到了福奇的锐新昌舰队…”芒流说道。

“咦?父亲说的有理!!!”芒刺眼前一亮,兴奋道。

“哈哈,你现在当然觉得有理,因为你会将一切可能的事件都归因到凌道子的身上去!但是,当事实揭晓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芒流揶揄道。

“这个…”芒刺顿时又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你这种先入为主的思路和做法是很危险的,因为它也是一种自我设限,会将你的思想局限在条条框框里面,却不断地偏离真相,越来越远…”

……

Recent Posts

Tags

1